國際知名大導 Christopher Nolan (基斯杜化路蘭) 出道的第一部電影 Following (玩跟蹤反跟蹤) 裡描述了一個人生漫無目的的男人如何被身邊人利用以致淪落慘淡收場,而在第二部作品 Memento (港譯:凶心人/台譯:記憶拼圖) 裡,大導就進一步運用蒙太奇手法,以一個患上順行性遺忘症的男人尋找殺妻兇手的故事,再次展現了人性脆弱、愚蠢和醜惡的一面。

電影的男主角由 Guy Pearce 飾演的 Leonard (暱稱 Lenny) 每天都在尋找殺妻仇人,一心想替死去妻子報仇之餘,亦想為自己不堪的人生取回公道。在他僅存的記憶中,一名叫 John G 的行兇者姦殺了他的妻子後,其同黨為逃脫從後向他作出襲擊引致他患上失憶症,只是後來警方並不相信他的證詞,沒有為其妻之死作出適當的調查,所以他一心要親自報仇雪恨,但由於自己患了失憶症,無法記住任何新發生的人和事,於是為了能記得追蹤殺妻仇人及引致自己患上失憶症的兇徒的線索,Leonard 一直利用寶麗來照片、筆記,甚至紋身等來保存及提醒自己有關其報復行動的種種。在 Leonard 的連串復仇追蹤過程裡,一名叫 Natalie 的女子和一名叫 Teddy 的男人一直對他提供幫忙;Natalie 是毒犯 Jimmy 的女友,而 Teddy 就是一名叫 John G 的便衣警員。Natalie 與 Teddy 二人表面上跟 Leonard 好好的,其實卻一路在欺騙和利用他的弱點;Natalie 利用 Leonard 把 Todd 趕出鎮區,而 Teddy 就利用他在查案及與 Jimmy 做毒品交易中撈油水。因為 Leonard 沒辦法記住身邊的人,他一直以一個關於 Sammy 錯殺太太的故事來辨別那位是自己真正認識的朋友,不過影片的結尾交代了原來一直在被傷害和被利用的傷感的故事,其實只是患上失憶症後的 Leonard 為了逃避自己不堪的人生,加上身邊人推波助瀾下演變出來的半虛構經歷;錯為妻子打入過量胰島素的 Sammy 其實就是他自己本人,只是 Leonard 不願面對殘酷現實,不想承認自己的錯誤,因而放任自己繼續活於自我欺騙的意識下,弄得人生愈來愈糟,卻偏選擇一直錯下去,一而再,再而三的殺人。

此片的故事結構特別,電影起首交代男主角 Leonard 開槍殺了一名男子,但片段卻從殺人後那刻開始逆轉 ——— 子彈彈回槍裡,被槍殺男子的頭部自動癒合,持槍的男主角還未殺人,意境隱約與男主角失憶與「修改記憶」的故事主軸呼應。另外,電影中倒叙的部份使用了彩色,順序部份反用黑白呈現,全電影由大量的黑白片段夾雜小量彩色片段開始倒叙整個故事,直到尾部均為彩色片段為止,而故事的真相亦緩緩隨之水落石出,因此有心欣賞的觀眾必須集中精神,否則極可能會錯過重要伏筆啊。

其實會如片中男主角般自欺欺人的人世上真的不少 ——— 作事舞弊的人、做人情婦的人都通常如此,總覺得自己遭遇比別人不堪,因此必須通過非常手段好使自己得到「公平」的人生,但隨著年月過去,他們總有深切意識到自己錯誤的時候,只是一般那個時候的他們早已泥足深陷,要走回頭不易,甚至會失去甚多,於是為了守護已擁有的名利物質,編造出各種藉口以支持自己繼續走在錯誤的路上便往往成了「人之常情」,有些甚至會變本加厲,開始罔顧他人,從此只看到自身利益而不擇手段,正如一直在利用 Leonard 的 Teddy 的一番坦言:「你為了自己快樂而自欺欺人,這樣沒甚麼不對,我們大家都會這樣做,誰在乎你有一些你不願記得的細節?」相對的,初時只單純想「報仇」的 Leonard 應本無害人之意,但因為沒有勇氣面對走下坡的人生,一直在外找人為自己的不幸負責,直至被 Teddy 揭穿種種偽君子所為,把他如何為自己製造一個解不開的謎局說穿,並補上一句:「你不想要真相,你自己捏造真相。」後,Leonard 在無能為力的心態下為著讓自己好過點,竟選擇以對他道出真相的 Teddy 作仇人目標,決意把他幹掉,且有意識地繼續編造復仇的虛假記憶,讓自己找到生存的目標,如此扭曲的思想行為真的叫人無言。

兼任編劇的導演 Christopher 根據其親弟 Jonathan 的短篇著作 Memento Mori 創作了 Memento 這部電影。在 2000 年推出的時候,電影由於其非線性敘事結構與及混合記憶、感知、悲傷和自我欺騙的題材而大受好評,當時更得到奧斯卡獎項提名,對於一個只正式拍過兩部電影的導演來說,成績可算是相當顯著。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