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的人生是順遂的,很多事情往往都身不由己,尤其生於保守的年代,身不由己更是宿命,想要追尋自己的愛情,需要付出的代價可能大得難以想像。改編自傳記《Behind the Candelabra: My Life with Liberace》的電影 Behind The Candelabra (港譯:華麗後樂園/台譯:熾愛琴人),講述已故美國鋼琴表演家 Liberace 為保形象一直隱藏同志身份,直到與他相戀六載的 Scott Thorson 揭開他浮華背後沉溺的人生。

在 70 年代的美國,由 Michael Douglas (米高德格拉斯) 飾演的 Liberace 是個紅透半邊天的鋼琴表演家,極盡靡麗的妖艷風格加上精湛的鋼琴技藝使他成為大眾趨之若鶩的偶像,名利、風頭等皆一時無兩。可惜生於不能出櫃的年代,Liberace 一直要以未遇到真愛的藉口來掩飾自己同性戀者的身分,地下愛人一個接一個的也沒有長久穩定的伴侶,直至遇到比他年輕接近四十歲、以訓練及照顧片場動物為生,由 Matt Damon (麥迪文) 飾演的 Scott。二人遇上後火速同居,初時形影不離地沉醉於金碧輝煌的奢華生活,但向來自戀的 Liberace 開始對自己芳華漸退的事實耿耿於懷,自己整容之餘更竟然要求愛人 Scott 以自己年輕時的容貌為藍本整容!整容過後的 Scott 常被人誤以為是 Liberace 的兒子,而 Scott 亦為了保持模特一般的身材加上地下情的壓力而對整容醫生的藥上癮,脾氣變得情緒化,此時 Liberace 也開始四出鬼混、移情別戀,兩人六年的感情終於付諸流水。浮華夢醒,戀情走到盡頭的 Scott 情感崩潰,愛恨交纏下決定向 Liberace 提出訴訟,更向傳媒爆出與 Liberace 的同性關係,但最後只得到 Liberace 一些物質賠償作打發;幾乎失去一切的 Scott 回到原點,但在兩年後卻再次接到舊人聯繫,原來 Liberace 因愛滋病併發症病危,希望 Scott 能見他最後一面。二人見面後冰釋前嫌,而 Liberace 於不久後便去世了。



影片由 1977 年說起,到 1986 年劃上句號,雖然把 Liberace 死後因性向謊言而被世人淡忘他才華洋溢一面的部分輕描淡寫,但事實上當年的熱情粉絲後來對偶像的私生活真相都不大能包容,加上 Liberace 因愛滋病併發症去世,大家更似乎因此對他少了一份憐憫;幸好認識 Liberace 真人的電影監製 Jerry Weintraub 及 Liberace 現實生活中的好友,飾演影片中 Liberace 母親一角的資深女演員 Debbie Reynolds 在電影和及後的媒體訪問裡都為故人平反,籲大眾不要因為 LIberace 的性取向而忘記了他過人的才華。



雖然現在已有不少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或地區,但礙於同性戀給予世界的一貫觀感,加上某些宗教和地域民風的打壓,今時今日仍有部分名人或藝人仍會為了形象而隱瞞自己真正的性取向,像多年前風靡全球的電視劇《Prison Break》的男主角,飾演 Michael Scofield (施米高) 的 Wentworth Miller (溫特沃思米勒) 就是個好例子,Miller 更向傳謀透露自己少年時代曾因自己的性傾向而數次嘗試自殺,這到底有多叫人感痛心?說到底性傾向是與生俱來的,對異性不感興趣不是錯,有意識地去做人家小三、破壞別人家庭的人才是不道德吧,不是嗎?

由《Brokeback Mountain》(斷背山) 開始,時有見到以同志故事作題材的電影,但像 Liberace 這樣的同志角色卻鮮有見到;一般同志題材電影中的同志角色常出力顯現自己跟他人無異,但此片的男主角卻大方地展現自己的妖魅風格,並得到廣大觀眾的愛戴,這是故事其中一個特別之處。此片本為 HBO 電影台的一部電視電影,故事敘述方式簡單直接,沒特別驚喜之處,卻因請來兩大影帝級人馬當男主角,簡單的故事被演活了,當中第一男主角 Michael Douglas 更憑第一男主角 Liberace 一角獲得金球獎最佳男主角。

電影預告片:


電影製作特輯:


伸延閱讀:

電影角色的背後

飾演 Liberace (全名 Władziu Valentino Liberace) 的影星 Michael Douglas 現年 70 歲,出身自演藝世家,是著名英國女星 Catherine Zeta-Jones (嘉芙蓮薛達鍾斯) 的丈夫,二人育有兩個孩子。Michael 的父親 Kirk Douglas 是位荷里活知名影星,與 Liberace 真人是朋友,因此 Michael 小時候曾見過真正的 Liberace。1987 年 Michael Douglas 因主演《Wall Street》(華爾街) 同時奪得奧斯卡及金球獎影帝,與曾獲兩次艾美獎的 Liberace 同樣是當代的非凡人物。在 2000 年的時候,Michael 與著名導演 Steven Soderbergh (史提芬蘇德堡) 合作拍攝電影《Traffic》(毒網) 時,Steven 問他有沒有興趣演 Liberace,初時 Michael 還以為他開玩笑,怎料七年後 Steven 為他送上了劇本,並已找好同樣是影帝級人馬的 Matt Damon 跟他演對手,Michael 經考慮後便接下了這充滿挑戰的角色。可是,有別於死於愛滋病的 Liberace,2010 年 Michael 確診患上癌症第四期 (末期),三年後他接受英國《衛報》訪問時證實了自己因於十多年前為女性口交感染人類乳突病毒 (HPV) 而引致口腔癌,後來經過艱辛的化療、放射治療及為時二年多的康復觀察期,Michael 臉上多了不少皺紋,人亦變得消瘦,因此拍攝電影時化妝特效方面電影團隊也下過不少功夫。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